或許是我本身散發出來的「氣場」吧。(抱歉我只能這樣解釋)
再加上可能年紀和周圍的朋友相比略大一些,所以總是會被當成「心理上的依賴對象」。又再加上,很多事情我是會「順手」做的,例如曉得只要不花多少力氣和時間便能幫人解決一些小困擾,我便會「順手」。

或許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身邊時不時地便會聚集一些「容易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友人。

如果能「順手」讓別人覺得溫暖也無妨,但有「容易空虛寂寞覺得冷」這一類特質的朋友,大部份也都不是那種對人際關係上很熟悉,或善於拿捏尺度的人。

那種進退維谷或手足無措的感覺我也很能理解,畢竟我原本一直以來也是個封閉的人,嚴格來說在上大學之前,我完全沒有在「交朋友」或「學著交朋友/與人相處」,一直是自發性的獨來獨往,所以在我大學以前就留下來的朋友,簡直就是天降奇蹟(笑)。

我自己至今也一直都在學著拿捏,在和每個人相處的時刻,學著如何和他們相處,如何才不會越界,不讓人覺得困擾或沉重。是的,不誇張,「每一刻」

相信大部份的人都能理解:對某些人,有時只能說某一種話題或傳遞某一種情緒,因為他們只能接受那些;正因如此,願意「全盤接受」或願意嚐試的人,在人生之中才那麼難能可貴。

但那些來到我身邊的「容易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友人,他們未必沒有其他的友人或社交圈,甚至有些人也擁有愛情的親密關係,但不知為何他們就自動把我放在「推心置腹」的位置。

「除了你和我男朋友,沒有人能那麼一語中的地敲醒我了。」
「我從來沒有遇見像你這般了解我的人……」
這樣的發言,這種「知己卡」,我已經收到過好幾張。

若是能有分寸相處的「知已」,能讓我在相處的時候也覺得輕鬆愉悅的「知已」,我自然樂於接受,也覺得榮幸;但問題是這一類「容易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友人,他們對待「知己」的方式卻都是「把自己的各種心情一股腦地傾訴」,或是以他們覺得「我對人好的最強模式」強行施加於人。

我說過,我與人相處的「每一刻」都在拿捏和人相處的尺度,我都在觀察、收集資訊,對方的每一個表情,對方的每一句話,好讓我來判斷「如何對『這個人』比較合適」,所以我對待每一個人的方式都不會一樣,要說是「客製化」都不為過。

所以「人際關係」於我而言,不是只有單一track上的程度差別;而是有好幾條,而再各自有程度上的差別。

我覺得若要圖示,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人際track1  

人際track2  


話說回來,那一類「容易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友人對待我這個「知己」的方式大概是這樣。
 人際track3  

但很多時候,那條track壓根兒就完全不適合我。
更可怕的是,有時我做出適應不良的反應時,他們卻未必會發現──我可以把這歸咎於我的反應「不夠明顯」,而他們太投入地在「對我好/投注善意」,所以無法察覺;直到我非常明顯地說出「我不能接受你的這種方式」的時候,他們便受到很大很大的打擊──如同我就是人性的終極指標似的、好似我該對他們接下來的生命中「對待人的方式」負責似的。

「我以為/我不知道你不喜歡……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無限次+潸然淚下)」
──我就是想你不知道,所以我現在不就告訴你了嗎?還告訴你就表示我認為我們的相處模式只要微調,不是表示要跟你絕交。還是說你的方式真的只有一種,完全沒有修改的可能?
又,很多人在這時候會怪我「為什麼不早告訴我你不能接受?!」,有一種像是在怪我「為什麼欺騙我的感情?!讓我白白『付出』那麼久,才告訴我新娘不是我?!」的味道。因為我也一直在微調和適應,才發現/確定我真的不能接受啊。
難道徵結點是因為我太會忍?!

「……我還以為終於有人能了解我了……原來只是我的妄想……(苦笑)」
──我是可以理解(?)你的想法或思考脈絡,但「理解」和「接受」是兩碼子事啊,至少對我來說。你可以不要自己就突然「耽溺/中二」起來嗎?!
尤其是嘴上說「我可以為你改!完全為你變成另一個人!」的傢伙其實最沒可能改。騙我沒聽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句話嗎?你們實在太高估也太低估自己的性格了。

……這樣的事也發生很多很多次。

其實我大可以不要為這種事覺得苦惱,因為合則來不合則散,他們有他們的性格和「碎了之後不能修復」的部份,我自然也可以有我自己的方式,或許我的「專長」就是拿錘子把這類人「敲碎」吧。

但最終,我仍然期待著,若能不要讓他人受傷就好了。

於是我依然只能「不斷地在與他人相處的每一刻學習拿捏」,直到抓出我自己的盲點所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shi 的頭像
Hayashi

Rampage.BELOVED

Hay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潔小摳
  • 很能理解。

    不知道為什麼長久以來所有認識(就真的只是"認識")我的人都覺得我朋友很多。

    但不知道是人的記憶力都很混亂還是自動美化,他們認知的我跟我一直以來成長過程的記憶怎麼能差那麼多?(抓頭)

    明明國高中大學時代我都是那種分組永遠最後一個沒人要的啊
    就三心二意、三分鐘熱度、興趣廣泛了點,但多參加了幾個社團、多認識(對就只是認識)了幾個不同班/系的朋友、在網路上混的時間/年資長了一點,但我沒朋友的程度是已經連過節、跨年、平時都是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打電話一個人倒數了啊(攤手)

    只能說大家對於朋友的定義跟自我想像實在都差異太遠了。
    另外我對於店長的友情track也是在接近Max值唷啾咪!
    不過我不是個熱情的人就是惹,科科(茶)
  • 喔喔喔喔喔好像被告白了一樣,大羞!!!(喂)
    目前這樣和小摳相處起來很舒服啊,我喜歡XDDD 多謝你的MAX~~//////

    話說我也是分組永遠最後一個沒人要的,應該是說我都沒有跟誰很好,都等著最後被撿去或被老師硬塞的那種XDDDD

    Hayashi 於 2015/05/13 21:52 回覆

  • 潔小摳
  • fb都說我們是靈魂伴侶了啊羞!!!>//////////<(被眼鏡君踹飛

    我以前很熱情的(心裡)
    外表看起來就是一副隨便啊我誰都可以你以為你很特別嗎科科

    乾簡單說就是傲嬌啊( 艸)

    所以我以為我有好朋友,但每次都被大家放生
    所有人都覺得我一定早就有組或是反正我跟他們沒那麼要好不會答應之類的

    沒這回事啊混蛋!!每次被放生我的少女心都會碎裂一次
    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以為我們很熟嗎!!(咬手帕

    然後就變成現在這樣惹。(叼煙
    老娘就算少女心碎裂也不會讓你們知道,嗚哼(欸
  • 我看到了傲嬌養成手冊XDDDD(#

    Hayashi 於 2015/05/14 21:51 回覆

  • 潔小摳
  • 你絕對是看錯惹##
  • 訪客
  • 信任是柄雙刃刀
    信任對方多深,也決定了能夠被捅多深的地步
    小心別被疼痛者的憤怒給反噬了
  • 我一直都在努力不要去傷害他人、不要辜負他人的信任、不要讓他人疼痛,後來我才發現,有些人無論如何都是會受傷的,所以在顧不了所有人的情況之下,我首先得讓自己不疼。
    為我自己,也為了愛我的人,我有使命讓自己不疼,不要隨意讓自己被捅得太深。

    若我因此被反噬,想必那是我的命。

    Hayashi 於 2015/12/13 19:45 回覆

  • 訪客
  • 不管讓您寫下這篇文章的原因是什麼,那些疼痛的傢伙們都是幸運兒呢
    搞不好經過疼痛後的人有天會告訴妳「我好好的成長囉,還是很高興認識你,謝謝你,也願你安好。」之類的話。(背景是向日葵花海外加閃耀的光點,然後一臉燦爛微笑呆傻模樣的畫面)
    板主是位溫柔的人呢^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