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中文前導海報    


看完這部電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卻還沒能為自己對這部作品的感覺,理出一個線狀的心得(?),若是要寫,根本就是提粽子,注定是一大串。

我並不需要寫什麼有深度有內涵有分析性的影評,只要寫自己的感想就好,但就連這一點我都覺得很難。

看過這部片之後,我想我會有好一陣子對電影或大部份演員的演技都很無感吧(慘)。
它是內容很充實而且觀看過程中得要一直動腦的電影,一點細節都不可以錯過,看完這部電影像一口氣看完一本好看的小說一樣過癮。
這部電影有沒有小說或是劇本可以買啊我一定全部都會收(坐等DVD)。

將近兩個小時的電影,一點都不覺冗長,「最佳劇情片」當之無愧。
實力派演員集合本來就是過癮的,再加上很棒的劇本,甚至使我覺得我不是在看電影,而是在看舞台劇──那種感動和投入感向來是看舞台劇才有的。
連它為我帶來的感動和衝擊感都化為表演藝術了──表演藝術的概念本是不包含「電視」或「電影」那一類可以重複再現的東西在內,是只有觀看「現場表演」的當下才能迸發的「各種瞬間」。所以我再喜歡這部電影也不會去二刷,因為二刷時的感動和第一次看完時的感動完全不會是一樣的東西。
二刷頂多是再去確認許多用心安排的細節,但同樣的感動是不會再有了。

這是我第一次在看電影時,感受到那種「情緒上的不可取代性」。
讓我甚至覺得我當時看完那部電影的感動是那麼珍貴,雖然我並不清楚那些情緒裡混雜著什麼,但它們的來源,我大概,都知道。

各方一直有討論這部電影的文章,它的文本夠充實,足以做各方面的分析。
這部電影的預告,無法剪出它的精髓,和那些「精華已經在預告裡」的電影完全不同。

那不是「婦」黑學──不是女人專用的心機電影。但若那些算計是女人的「天賦」,或是長期為了配合父權社會而不知不覺被「養成」的能力又何嘗不可?若這些稹密的心思是女人獨有,男人當深深懼怕。

那些女人,都是「藝術品」。

女人一句「沒關係,我處理就好」,男人就被「矇」過去了,可知那些看似只是笑著的女人們,做的是多麼精細的工夫?
沒有「崇高」的理想外衣(為了國家民族人權政治什麼的),甚至不是為了「討某個男人的歡心」那般「單純」,但絕非「小裡小氣」的算計。
細微的算計也好、看似手段大氣也罷,所有的起源依然都是始於「貪求」,兩者又有什麼不同?這世上哪件事哪個人不是如此?

貪求權力、
貪求財富、
貪求安逸、
貪求多呼吸一次、
貪求再喝一口水、
貪求再一夜好眠、
貪求再多一點擁抱、
貪求再多一聲喝采、
貪求再多一點自由、
貪求哪怕再多一點點的成就感……
以及,
貪求愛。


「愛,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回想起來,棠真(文淇)是得到了棠夫人真傳的人,她無疑「極具天賦」,當然她也為了她那一點點「因為年輕」才能擁有的「天真的天賦」,付出了極高的代價。
她心中的一部份被殘殺至死,但她卻活下來,笑到了最後,自然一方面歸功於她的年輕本錢──因為只要她還沒斷氣,沒意外的話她不會比棠夫人早死。
在成為配得上那青花瓷義肢的女人之前,她又經歷了多少次那樣血淋淋的「洗禮」呢?我不知道。

棠寧(吳可熙)則是,被母親「玩壞了」的人偶。我心裡想著,她想必也是母親棠夫人學習過程中的「試驗品」,有她做為「對照組」,棠夫人對待棠真的方式想必會有「大幅度的修正」──所以棠夫人還不會把黑色蕾絲的內衣交給棠真──太快把「人偶」弄壞的話,後患無窮。

棠寧的心「半死不活」,於是在棠真眼中,是扶不起的半調子,但任何人都不能不給這樣的棠寧最大的悲憫。
在我眼中,棠寧之所以無法「活得像人樣」,就在於她的半死不活。她被傷得太深無法脫身──之所以無法脫身,一方面可能是她的性格,一方面也可能是她太執著於想要「活得像人樣」。
只是什麼是「像人樣」?人該是什麼樣子?電影中的所有角色,都是「人」,他們體現著各種「人活著的樣貌」。哪怕臉孔醜惡、卑微猥瑣、委曲求全……但這些不也都是「人樣」?甚至不如說是「最真實的人樣」,但對她而言恐怕不是,至少,不是她「理想中的人樣」。
棠夫人在她心中,恐怕早已不是人了,但她還是想從已經「不是人」的母親那裡貪求愛──哀莫大於心未死。

如果要讓觀眾選,想去面對她們母女三人之中的誰?
大部份人都會選棠寧。


但我的心水無疑是棠夫人(惠英紅)。
的確,她就是活生生的「血觀音」,她的確夠狠,也不是沒有慈悲,她的「真假」永遠交錯混雜,卻也是她最清明的樣貌。
她,也是「人」。比起她的「狠毒」一類,我更佩服的是她「同時算計著那麼多」。哪怕她的諸多算計(無論是勢在必得或只是順便)之所以能成功,一半是靠機運,一半是真正的「確信」,都令人「大呼過癮」。

對,「過癮」。

我忍不住想要揣摩棠夫人的性格與成長過程,想知道她如何成為「這樣」的人,但以我淺薄的人生經歷是辦不到的。
或許,她已經只有「肉身」是人,她的精神已經不在「人間」了,在那樣的境界裡「成佛」了吧,成為以貪婪的泥和木質塑成的「觀音」。

我喜歡「真誠」面對自身欲求之人,他們知道自己舉手投足的禮教只是做給人看,只是為了「活得像人(樣)」、只有「樣(外表)」,但他們的內心是什麼成份什麼形狀,他們自己非常清楚。


那尊從一開始就斷手的觀音,不曉得冷眼看過了多少次這樣的「輪迴」呢?我想知道。

我也貪求著,要再多知道一點,卻也為自己的人生中還不需要親身經歷那些而暗自竊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shi 的頭像
Hayashi

Rampage.BELOVED

Hay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