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之所以每每注視著社會議題時會覺得痛苦,就是因為一直活到了現在,有諸多事實證明,我出生時就是個「既得利益者」,而我為了我不自覺中取得的利益而覺得羞愧自責。

 雖然我家說不上「非常」有錢,以前在學生資料時的家庭經濟狀況欄也只能填「小康」,但從教育和基本物質生活等等各方面來說,我都是既得利益者。

 我不需要半工半讀、沒有學貸;出生時家裡已經沒有欠債、我四肢健全沒有重大遺傳疾病,光是這些,在這年頭還不夠幸福嗎?所以我一直由衷地覺得自己幸福得不得了,絕不是自欺。
 至於心理上,我沒有走向我想走的路,甚至不清楚自己該去往何處、不清楚如何讓自己活得更自在,是因為我自己的愚昧和覺悟太遲,這些年輕時犯下的錯誤,我得在我往後的人生中付出代價。

 如果我為了活得更無憂無慮,我大可以心一橫,就這樣無視現在社會上的諸多議題而活下去,反正我的觀點和學術專業也比不上別人,我的見解膚淺,那些麻煩事就交給那些很會「炮」的人就好了嘛。

Posted by Hayash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 Aug 16 Tue 2016 01:21
  • 病啟

 生平第一次聲帶發炎,讓我有些五味雜陳。

 一直以來,這張嘴一直被我自己視為是「長處」之一。
 雖然我不是聲若天籟,也不是口若懸河,但至少在我所處的環境裡,和很多人相比,我的「口條」和「聲音表情」大致都在我自己的掌控範圍,而且是可以在生活中加以運用的,哪怕只是講電話或是說笑話逗人笑,甚至連「大嗓門」都被我認定是我的一項「天賦」。

 就這樣說話說了三十幾年,直到聲音「不受控制」,今天第一次聽見醫生告訴我:

 「你的聲帶比較薄,其實你不適合太常說話或大聲說話。如果不做語言治療(改變發聲位置),這種情況就很容易一直復發。」

Posted by Hayash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或許是我本身散發出來的「氣場」吧。(抱歉我只能這樣解釋)
再加上可能年紀和周圍的朋友相比略大一些,所以總是會被當成「心理上的依賴對象」。又再加上,很多事情我是會「順手」做的,例如曉得只要不花多少力氣和時間便能幫人解決一些小困擾,我便會「順手」。

或許就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身邊時不時地便會聚集一些「容易空虛寂寞覺得冷」的友人。

Posted by Hayash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5) 人氣()

  我不曉得其他人如何,但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對於「愛」這種感覺是經由學習得來的。

  一般人所謂的「學習愛」大致是「愛的方式」或「愛的尺度」或「愛的分別」等等,但自然去「愛」別人或「對某些人事物產生好感」似乎是不用學的,而我確定,我甚至對於親人手足以及其他人或小動物的「愛護」、 「同情」等等,是逐漸學習而來的。

  所以我對於所謂「『親子之愛』或『手足之情』是天生的」這種論點一直無法全然接受。至於一般社會上對於親子手足相殘這回事總說是「人倫悲劇」,但我只覺得這是因為「學習失敗」的自然結果。

Posted by Hayash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我搭著一台從未搭過的路線的公車,急著要趕往一個地方,似乎是有很重要的工作、會議、課程……等等的事在等著我。
 途中行經高架橋,跨過一個地區,是一個天色永遠不亮的城市──感覺就如同某些RPG遊戲地圖上的區域,只要走到那一帶永遠是黑夜。

 像是重劃住宅區一樣的地方,有著大量的住宅,有公園,有寬闊的道路,有很多人居住活動,只是天永遠是黑的,不見陽光。但這個地方,並不是一開始便不見天日。

Posted by Hayashi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