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拼盡了性命去守護一個人。

 我想守護他那平時看似無憂無鬱的天真神情,但那神情底下好強又隱藏著的那盈滿哀愁的心。
 我不曾去問那份哀愁為何,因為我知道他不會說出來,只會一味逞強,傻得不行。
 我知道他並不是很愛惜自己的生命,不如說他一直找可以戰死的方式,所以一旦遇見危險的時候就奮不顧身地衝上去,非要把自己弄得鮮血淋漓地才甘心。
 愚蠢啊。太愚蠢了。明明他擅長的就不是攻擊,身為隊長的我明明要他站在後方支援的。因為我很明白,也很有自信,我比他還了解他的長處。與其讓他幹那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我得比他出手更狠更快,先一步把敵人打倒在地才行。
 由於他老是脫軌「演出」,所以有時,我不得不罵一罵他,否則我們整個傭兵隊就無法維持下去了。

 那一次,我們一群人在森林裡過夜。為了防止行蹤暴露,我們並沒有點起營火。無妨,因為無論我們之中的誰,在夜裡都有著貓頭鷹般的雙眼。
 那時我坐在樹下守夜,握著刀,如往常一般滴水不漏地觀察著四周。他居然磨磨蹭蹭地來到我身邊,把頭枕在我的膝上看著我。
 我那時狠狠地皺了下眉,但他似乎不以為意。真要命啊,當下沒把他轟走真是愚蠢至極。

 「隊長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想必有很多心事吧。」
 「──啊?」

 這小子還真好意思這樣說。你要是少給我添點麻煩就好了。

 「我啊,可以感覺到喔,隊長雖然什麼都不說,但心裡有很多事在煩惱。只是,隊長已經是最強的了,所以我們其他人都沒能力為你分擔什麼……因為你扛著的事,我們其他人都扛不起來。所以你才選擇什麼都不說吧。」
 「────」
 「但是,我其實很強喔,比隊長想像中還強的,所以,隊長如果能把心事分給我一點就好了,這樣我會很高興的。」

 ──混帳東西。我在心裡這樣罵他。
 他一直沒等到我的回應,於是縮起身子調整了一下姿勢,很快地便睡著了。

 我本以為來日方長,總有一天我會想到該說些什麼,但翌日我們便遇見了無法戰勝的敵人,我甚至連掩護他活著逃跑也辦不到,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全隊被對方殲滅,明明對方只有一人,為什麼會這麼強大呢?這答案我自然是不知道了。

 如果前夜,在樹下,我能對他說點什麼就好了。
 他死前雖然經歷了一小段恐懼,但應該在受到攻擊的那瞬間就死透了,所以應該沒有受到多少痛苦,太好了。

 最後,敵人把我的首級從頸子上拽下來拎在手上時,我這麼想。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shi 的頭像
Hayashi

Rampage.BELOVED

Hay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