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回家一趟,只是例行公事。回到兩個人的家之後,就窩進了被子裡。除了必要的飲食處理之外,兩個人都賴在床上,時睡時醒,醒了就聊天,有時笑有時哭;捏對方兩把,吻彼此兩下,興致來了就再來一回。
 頹廢不長進的日子,但也沒什麼不好的。

 「……從來沒有和你一起待這麼長的時間。」
 「──覺得膩了?」
 「怎麼會呢。」

 太過幸福的時刻,總是令人害怕──他緊緊地抱住自己的情人。
 情人的離婚手續已經拖了甚久,他算不清有幾年了。一方面是那個女人以孩子為藉口,無論如何不肯放手(這一點自己和她是很相像的),二來彼此都公事繁忙,能空下來好好處理的時間也不多。
 至於自己,是無牽無掛的。與家人疏離,也沒結過婚,年紀也還輕(至少情人是這麼說的),所以也就還等著。

 這麼一想,也許十年也就匆匆過去了。人生能有幾個十年呢?眼前這個男人已經過了幾個十年了,自己又如何呢?

 「……你又在胡思亂想了吧。」
 「───才沒有。」
 「是嗎?你平時話多,一安靜下來我就擔心。」
 「────」

 是嗎,那我得快點說些什麼才行啊。他一面努力想著要說什麼,一面產生一種自嘲的心情。身為業務員,他向來可是最擅長找話題聊天的,甚至自詡是「熟女殺手」,但他現在卻什麼都想不出來──大概是剛才做了幾回有些累了吧。

 快點、快點想點什麼來說吧。

 「……我只是想到有一句話忘了說。」
 「嗯?」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兩人相視而笑,笑得十分澹然。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shi 的頭像
Hayashi

Rampage.BELOVED

Hay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