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線逐漸變得模糊了,這毒比我想像中發作得更快。如果我再運氣使出一次破雲劍,或許就會斃命,但我不後悔。

 我讓師弟帶著師妹先走,而我留在這裡斷後。我知道他們兩情相悅……那些光景日日映在我的眼裡,一開始是種折磨,後來漸漸也就麻痺無感了。啊,我的手指也麻痺了,我能在毒性擴散到全身之前保他們全身而退嗎?
 腦子裡不斷地浮現出從小和師弟一起修行練功的時光。他青澀的模樣、以崇拜的眼神看著我的那些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對我使毒的男人已經逼進眼前了。啊,這個人也曾經是我的師弟呢。我記得他是個沉默寡言的人,雖然很努力地修練,但表現依然不佳,師父當著所有弟子的面斥責他,說他根本不是個習劍的料,朽木不可雕也,便將他逐出師門,如今再見面,他已是另一個幫派的主力戰將。
 使毒……這才是他的長處所在。他手上的雙匕只是幌子,袖裡藏的銀刺才是最強的武器……是我太過大意了。不,是因為他原本還稱得上俊俏的半邊臉已經因為長期煉毒,血管都已經成了紫黑色,筋脈也暴露糾結,所以我一時沒認出他來。

 「好久不見了,大師兄……如今也該稱你一聲『掌門』,但還真是不習慣呢。畢竟你不是『我的』掌門。」

 啊,原來他的聲音這樣清澈。不過我快要聽不清楚了,因為五臟六腑像是燒灼似地劇痛,再怎麼咬牙忍耐,鮮血還是從齒間滿溢出來──時間不夠了。

 「三步之內,你就會毒發身亡。我親手精煉的毒,感覺如何?很痛苦吧。等親眼看見你死了,我就會追上那個傢伙和他的女人,殺了他們給你陪葬。」

 他的臉湊過來,與我視線相對……原來毒不只侵蝕了他的臉,連那側的眼珠,也已經變成混濁的黃紫色了。我試圖再度運氣,但氣血瞬間逆流,視線染成了鮮紅,想必我已經七竅出血,回天無力了。

 「我永遠都記得,被那個老頭逐出師門之前,你一句話也沒為我說……我不會原諒你們所有人,尤其是那個佔有了你全部心思的男人。就連到了這時候,你還想幫他斷後……你才是,最不可饒恕的人。」

 ────啊。
 終於,全身的力量都散去,再也站不住了。我原本以為我會倒在地上,想不到他伸手接住了我。

 最後感受到的是,他臂彎和胸懷裡的灼熱溫度。


─────────────────────
最近在玩武俠風格遊戲的突發作www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shi 的頭像
Hayashi

Rampage.BELOVED

Hay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