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每到了過年,從二叔或小舅舅那裡領紅包的時候,總是會被他們往臉頰上捏一把:「要不是我和你二叔/小舅,哪有你啊!」
 這句話乍聽之下很「跳痛」,不過不是沒有原因的。二叔和小舅從唸小學時就是一起搗蛋闖禍的「死黨」,「多虧」他們倆到處闖禍,使得兩家家長總是一起到學校去「挨老師罵」,就此成了「患難之交」,之後也就促成了他們的兄姐,也就是我家老爸和老媽的相戀結婚,於是就有我了──我實在不忍說,這扯超遠的啊。
 
 不過二叔和小舅都很疼我,兩個人我都很喜歡,他們兩個人一直都是好朋友,而且也很幽默風趣,是家族中的開心果,只是兩個人都還沒成家這件事,每次到了家族聚會的時候,總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掛在嘴上嘮叼的事:「你們兩個『一丘之貉』,連不結婚這件事也要相約嗎?」「就交不到女朋友沒辦法啊,不然這樣啦,等他結婚我就努力去結婚,安捺厚不厚?」「猴死囝仔。」
 不過每次提到這件事,爸媽總是會替二叔或小舅緩頰,說著像是「時代不同了,不結婚也無所謂」這樣的事,然後,尤其是小舅,總是會有點心虛的表情看著他們,一直以來我不太了解是什麼事,只覺得小舅的表情還頗逗趣的──直到二叔車禍意外身亡之後。
 
 二叔的葬禮情景,我記憶猶新。爺爺奶奶傷心欲絕,依照民間習俗,用藤條抽打二叔的棺木。小舅那天在葬體上只是默默掉淚,但葬禮結束之後,小舅卻喝了個爛醉,然後跑到我家來發酒瘋。我記憶猶新,那天小舅來了之後,就抓住媽媽哭得不成人形,連爸爸也出來安慰他。
 「姐姐,他死了,他真的死了,他丟下我了,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那天晚上,爸爸和媽媽照顧了小舅一整晚。小舅睡睡醒醒,不時夢魘,哭喊著二叔的名字。就連媽媽也陪著他一起哭了。
 之後這樣的事發生了好幾次,每次爸媽都很有耐心地陪著小舅,但小舅的情況卻越來越嚴重,完全沒有振作起來,到了最後,小舅因為急性酒精中毒,猝死於自己的住處。
 外公和外婆抽打小舅的棺木的情景,在我眼中,和二叔的葬禮場景重疊在一起。
 
 長大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二叔和小舅是一對戀人。爸爸和媽媽知情,願意幫他們保守秘密,不告訴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現在想起來,與其說小舅是酗酒而死,不如說是抑鬱而終。
 
 「希望他們在那邊重逢之後,能夠過著很幸福的日子。」媽媽很感慨地說。
 
 如今已經長大了的我,也只能默默地為二叔和小舅祈禱著。
 在另一層意義上,我或許是二叔和小舅的孩子也說不定──每當我握著我那同性的愛人的手時,總是會這麼想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shi 的頭像
Hayashi

Rampage.BELOVED

Hay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