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看完了邱妙津的日記。
  情緒沒有之前那般激動,可能是因為當時我閱讀到的正是陷入情感漩渦的邱若津,那時她的心情如同風暴亂捲。之後再慢慢閱讀下去,會發現這人如同偏執狂的思想與行徑──畢竟我不是在閱讀聖人的日記,而且這寫日記的人已經自絕了生路。

  她對於自己其實是非常有自信的。她相信她有她自己才能做得到的,創造藝術的「使命」;但同時她和眾多女子之間的情愫,剪不斷理還亂。
  於是她的日記,去除了藝術相關的探討之後,便只剩下那些她重覆說她已經「消除」,但其實她每一頁日記裡依然寫著的那些女人與愛情。
  到了日記後期,距離她的死亡越近,她的日記裡開始大量討論生命的意義、生趣何來,然後一直說著她受到了傷害,如此如此多的傷害……她向著世界狂吼,說著她是如何地受到世界和周圍人們的傷害……
  她是二十六歲的女子,但所有她念念不忘的情緒,卻像是叛逆期的十來歲青少年。或許,邱妙津是一棵長得慢的樹,但她等不及自己長成樹便枯死了。

  用剪刀自盡,那多麼痛啊。但我想,她是想把自己的心剜出來看看。然而,在她發現自己正痛苦地淌血的時候,我真想知道她正想著什麼。

  她或許會想著家人。
  她和家人之間的情感連繫是很強大的,但卻無法阻止她切斷自己的生命連線。
  她或許會想起那些曾經彼此相愛相傷的女人。然後發現,她最想擺脫的那些人和記憶早就烙到她靈魂上了。
  她肯定還會想起那些人生中大大小小的受到傷害的記憶。
  這種過程真是煎熬啊,不過她現在應當擺脫那些了。

  晚了十二來年的「一路好走」,但我比較希望她已經走完,而不是在路上受苦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yashi 的頭像
Hayashi

Rampage.BELOVED

Hay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ambalaya
  • 冷掉的咖啡要被倒掉前
    會不會流下悲傷的淚
    一顆氣球爆破的前一刻
    在想什麼 我們都想了解

    也許 她也嚮往 解脫
    只是少了那麼一點 義無反顧
  • mirrortime
  • 總覺得,會有意識地選擇自殺的人是懦者,選擇了逃避人生,選擇了輕松的路,必竟活著更累更辛苦。另一方面也是有些自私的,因為選擇死是一種個人式的解脫,而把精神上的悲肉體上的痛留給了那些愛他/她的人。(也許我太武斷,說得不大好聽。)